一镇一孝廉
【一镇一孝廉•红色故事篇】毛泽东三进武平
来源: 浏览次数: 发布时间:2020-2-22

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,毛泽东率领红四军主力三进武平,“在闽西、赣南、东江三处之间,为联系三省革命势力之中心区域——武平”,开展伟大的革命实践活动。

1929年1月,为了击破湘赣国民党军队对井冈山根据地第三次“围剿”,毛泽东、朱德率领红四军主力冲出包围圈,进入赣南地区。随后又转战于闽、粤、赣三省交界的崇山密林之间,摆脱了李文彬、刘士毅两个国民党军旅的紧逼跟踪,并迅速在江西罗福嶂将红军编制改为纵队、支队和大队。2月4日,又神速地跨越闽赣交界的崇山峻岭,进入武平县境的黄沙村。为迷惑敌人,当日再折回江西吴畲村。

翌日,毛泽东又率领红军主力,马不停蹄,兵不减速,迎着寒风雨雪,穿过崎岖山路,再次进入武平,并宿营于东留圩。

东留圩邻近江西,是武平西部较大的集镇。在那战火纷飞的年代,兵祸接连不断,当地群众受尽掳掠之苦,谈兵色变,闻兵速逃。此日是农历腊月二十六,正逢东留圩日,农家正忙着做年糕。可群众一闻有大军要来,慌忙弃家上山躲藏起来,待红军进村,几近一个“空城”了。

然而,红军仍不失时机地召集在圩的群众,宣讲共产党的主张和红军宗旨。毛泽东亲自带警卫员深入街头巷尾,登门看望未走的群众,和蔼地与他们谈心,告知红军是穷人的军队,帮助穷人打土豪分田地,要他们去喊回躲避的家人。为尽快地取得群众的信任,红四军前委、政治部下达命令:红军一律不进没人在的民宅,确实需要借用的东西应得到群众允许后才借,用后原物归还并付给租金。前委、政治部还派出小分队前往黄坊、小溪、苏湖、封侯等四邻村庄张贴《红军第四军布告》、书写“打土豪,分田地!…‘坚决拥护共产党!”“红军万岁”等标语。群众目睹身单衣薄的红军战士,不畏腊月寒风,栖身于屋檐之下,睡在冰冷的地板上,无不感动。他们逐渐与红军接触,转而送米送菜,烧茶做饭慰劳红军。躲藏的群众也陆续回村,许多群众主动腾出房间给红军住。

翌日凌晨,许多群众含着热泪,依依不舍地欢送红军出村。回归较迟的群众,眼看家中一切如旧,甚至有农家正在炸年糕的,因心急躲避,来不及熄火起锅的,见柴火已息,而年糕原封不动地在油锅中,深感内疚地望着远去的红军,无比激动地说:“多好的朱毛红军啊!”朱毛红军首入武平的消息很快传遍武平各地,乃至闽西和粤东地区。中共武平临时县委也不失时机地借助红军入武之“东风”,迅速发动贫苦群众掀起农运高潮。尤其在武北和象洞地区,闹“公尝”、“二五减租”如火如荼。

1930年5月底,毛泽东结束江西寻乌调查后,应武平劳苦群众的要求,再次率领红四军主力进入武平。6月1日进抵武平溪头圩(今民主),前头部队在坡下轻易地击溃钟文才保商队,缴获枪支几十支。红军某部在高梧寨上曾留下一首墙头诗:“共党时节有田分,古田出发到江西,行到坡下打一仗,缴到枪支千把支。缴到枪支千把支,发给工农当红军,工农发展打反动,打倒反动无人欺。”6月2日,与红六军一部会合攻克武所(今中山)后,红六军留驻武所,红四军乘胜收复武平县城,并在县城四周分兵活动一星期之久。毛泽东率前委驻梁山书院,朱德军长驻考棚,陈毅住三官堂。

毛泽东一进武平就令红四军政治部发布《告武平劳苦群众》安民告示:“红军是接受共产党政治领导的军队,是工人农民的武装力量。此次重来武平是要做三件大的工作:(一)帮助武平彻底分配土地,废除债务,取消一切苛捐杂税,解除武平群众的痛苦;(二)帮助武平工人农民收缴反动武装,消灭反动势力,组织赤卫队,保护胜利成果;(三)帮助武平工人农民推翻国民党政府,巩固自己的政权,自己出来管理自己的天下。”接着,分别由红四军第四纵队、政治部、军党部发布了《回闽敬告闽西工农贫苦群众》、《军党部宣言》等文告。红四军前委还翻印了《红军各级政治工作纲领》,进一步贯彻古田会议精神。各种布告和文件散发到全县各区、乡、村和地方武装组织。

毛泽东、朱德、陈毅等红军主要领导人亲自在梁山书院、东岳庙、关帝庙、先贤祠、林家祠、温家世馆等地召开四乡乡苏维埃干部,各界人士代表座谈会、茶话会、妇女会和群众大会。尤其是毛泽东在前委驻地——梁山书院亲自主持召开的乡苏干部、农民代表联席会议上,广泛听取农民对土地分配的要求和分配方法的意见,讲解共产党、红军的政策和宗旨,深得贫苦群众的欢迎。毛泽东还带领警卫战士走家串户作社会调查,了解民情,为“南阳会议”作准备。一次在县城关帝庙给土豪劣绅谈话时,毛泽东风趣地说:“你们看,你们占据了那么多土地,连关帝爷都不高兴,何况是贫苦群众。”土豪劣绅自知有愧,表示愿意拿出土地和部分财产分给贫苦百姓。

毛泽东在万安作社会调查时了解到,万安贫苦群众经常前往与广东毗邻的下坝圩挑盐卖,但时常遭到土匪的拦路抢劫,有时还被抢得只剩一条短裤回到家中。毛泽东听了非常气愤,即派出小分队,扮装成挑夫前往下坝,返回途中正遇上土匪,全部被红军活捉回城。经审,把几个罪大恶极的土匪押往万安当众惩办,以平民愤,大快民心。

毛泽东在武期间,尽心帮助地方党组织和苏区政权建设,全县工农兵代表大会和党的代表大会相继召开。在离开武平时,毛泽东、朱德等红军主要领导人还在南门坝检阅全县工农赤卫队。在检阅大会上,毛泽东、朱德亲临大会讲话,号召武平全县劳苦群众团结起来,乘时奋进,勇敢地向反动派及一切封建势力斗争,消灭一切反动势力,努力完成全县的土地革命。由此,武平呈现欣欣向荣的大好形势。仅武北一区就建立了1个区委、7个党的支部,中共党员达80余人。象洞、高梧、六甲、武所、城区五区组织起赤卫队980多人,有快枪200多支。

1932年6月初,中央红军东路军一举攻克漳州城后,回师赣南,以待击破蒋介石的第四次“围剿”。部队抵达上杭千家村、官庄后,即兵分五路进入武平东北地区,毛泽东随红四军第三次进入武平。

在此之前,由于“左”倾错误的干扰,练宝桢、张涤心、刘克模、李长明、练为民等县、区、乡许多优秀干部在肃清“社会民主党”中误遭杀害,红色区域很快缩小。幸好红军东路军出击漳州的同时,红十二军进入武平分兵活动,时局才大为改观。待东路军进入武平时,时势一派大好。

毛主席率东路军总部和红四军由上杭回龙,经长汀羊牯进入武北小澜。当时,小澜河正发洪水,冲毁了所有桥梁。群众拿出民船,脱下门板,拉出木料等一切可用材料,扎伐的扎伐,撑船的撑船。地方游击队中会泅水的青壮年毅然跳进洪水中,帮助红军不误时机地战胜洪魔,安全渡过小澜河。妇女、儿童团员把烧好的一担担熟饭热姜汤挑到河边慰问红军,红军指战员无比感慨地称赞:“多好的苏区人民。”红军在离开之际也特地留下许多好的枪支弹药给区、乡赤卫队,还把被洪水所伤的战马留下。一妇女干部见情唱开:“五月花开花更鲜,红军阿哥胜利回;哗哗洪水挡去路,军民同战在河边。军民同战在河边,烧好茶饭送面前;留给阿哥吃饱肚,行军作战劲冲天。”

翌日,中央红军东路军经湘里、湘坑,抵帽布宿营,再往江西进军。经大禾村时,红一军团第四军军长王良和一警卫战士在观察敌土楼时,遭地方民团冷枪击中,不幸牺牲。红军战士们怒火填膺,众口同声要求严惩民团。经请示毛泽东主席,发出指令:“不能这样做,因四周都是群众,虽然可给民团打击,但会伤害更多的群众。”红军只得用炮轰击敌土楼一角后,用红色毛毯裹着王良军长的尸体抬着随军向江西挺进。


版权所有   中共武平县纪律检查委员会    武平县监察委员会   【闽ICP备20015806号

地址:武平县平川镇政府路51号(县委机关大院)  举报电话:0597-482234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