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镇一孝廉
【一镇一孝廉】刘亚楼:“让我带头破坏我的规定,这不是关心我”
来源: 浏览次数: 发布时间:2020-2-22

1952年2月14日,毛泽东驾临空军司令部。空军司令员刘亚楼举手敬礼时,露出了军服袖口缝补的痕迹,毛泽东看在眼里,关切地说:亚楼哇,我批准你做两套新衣服吧。刘亚楼连声谢绝,说这套衣服换个领子,袖口重补一下,还能再穿半年。

这事传开后,空军政治部主任王辉球专门找来空军直属政治部主任徐有彬,商量说:刘司令也太节俭了,听说他家穷,负担也重,我们有干部福利费,也得救济救济他!救济一个司令员,可是前所未闻之事。徐有彬表示同意,并一同策划了救济之事。

这番“密谋”,不知怎地传到了刘亚楼耳中,他找来王辉球质问。王辉球从此再不敢提“救济司令员”之事了。

222.jpg

刘亚楼向毛主席、刘少奇汇报工作


刘亚楼崇尚节俭,建设空军所需费用中央虽然有求必应,但他强调,节省每一个铜板,不能滥用中央信任。他个人在吃穿住行上,除非外事活动和国家重要庆典,绝不讲究。他有一件中山装,面子穿得发了白也舍不得换下来,硬逼着秘书拿出去找裁缝翻个面儿,接着穿。

333.jpg

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(资料图)

刘亚楼每次率领代表团出国,都注意节少外汇开支,不乱花一分钱。作为代表团团长,他的伙食费比一般团员高,可实际开支却比普通团员还少。有一次仅在伙食方面就节余了1400多卢布,他把这笔可以归己使用的钱,全部交了公。

国家困难时期,纸张缺乏,甚至印小学课本都没有好纸。刘亚楼在杭州主持编写空军条令教材时,管理部门表示通过正常渠道能弄到好纸,保证编写人员的需要,但刘亚楼仍提出一项严格要求:除最后定稿本外,一律使用“更生纸”,谁也不例外。

444.jpg

抗日战争时期的刘亚楼


刘亚楼眼睛不太好,每天要亲自审查几万字稿子,而且要逐字逐句地推敲修改,质地粗糙且发黄的更生纸看起来异常吃力。编审组秘书长姚克祐于心不忍,交代给司令员送的审校本都要用好纸印。刘亚楼发现后一点也不领情,马上在稿本上批注:“为什么我就应该特殊!让我带头破坏我的规定,这不是关心我,是陷害我!”他专门召开编写组长会议,郑重宣布:凡用好纸单独给我印的稿子,我一不看,二要批评。

工作人员生怕看坏司令员的眼睛,明知要挨批,还是从管理局要了些普通但比更生纸好些、白些的稿纸放在他的办公桌上,供他使用。刘亚楼非常敏感,一眼就看出了问题,严肃地说:如果因为我是司令员就可以随便使用好纸,那就等于自动撤销了我的命令。一个领导者要想下面坚决贯彻他的命令,就必须以身作则。

555.jpg

按刘亚楼行政四级的待遇,他完全有资格配一辆“大红旗”,这是当时国内出产的档次最高轿车。在普通群众眼里,“大红旗”就是国家重要领导人的象征。1959年,刘亚楼被任命为国防部副部长后,国防部准备给他换辆“大红旗”。刘亚楼没要,说:现有的吉姆车已经很好啦,没必要再换,老想着待遇,这可不是党的好作风!

刘亚楼明确反对那种“房子越住越气派,汽车越坐越高级,家具越用越时髦”的庸俗享受,反感那些追求特权享受、损公肥私之人。他率先垂范,年轻的人民空军养成了勤俭建军的好作风,得到毛泽东和中央财经委员会主任陈云的多次表扬。

刘亚楼不留私产,生前也从不给弟弟、失散老红军刘亚东开后门安排工作,嘱咐他自食自力。刘亚东在老家当了一辈子农民,即使家徒四壁,也从没向政府要救济。



版权所有:武平县纪委监委   地址:武平县平川镇政府路51号(县委机关大院)  举报电话:0597-4822347